0371-6777 2727

内外势力“四管齐下”无路可退的马杜罗政府如

更新时间:2019-10-10

  1月23 日,委内瑞拉全国代表大会主席瓜伊多宣誓就任“临时总统”。几分钟后,美国、加拿大、巴西、秘鲁等国立即发表声明予以承认“新政府”。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随即宣布,由于美国不断策动委国内政变,委内瑞拉正式与美国断交。以美国为首的一些国家针对马杜罗政府的行动达到了高潮。美国前外交官兼美洲委员会副主席埃里克·法恩斯沃思(Eric Farnsworth)表示,瓜伊多的宣誓和特朗普的快速认可是美国对委内瑞拉政策的“一个明确的转折点”,它为所有针对委内瑞拉的干涉行动开了绿灯。

  2013年,查韦斯的继任者马杜罗赢得大选后出任委内瑞拉总统。然而受油价下跌等因素影响,委内瑞拉深陷政治动荡、经济萧条和社会失序三重危机。世界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18年委内瑞拉恶性通胀达到 1000000% 。自2014年以来,由民主行动党、人民意志党和正义第一党等十余个反对党组成的联盟——民主团结联盟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尝试,包括试图发起修宪公投、动员群众、制造暴力事件、甚至利用无人机袭击马杜罗等,希望取代马杜罗的总统权力,但均以失败告终,反对派领导人不得不逃往国外。自2019年1月马杜罗第二任期就职以来,种种迹象表明,反对派借助国外势力,使用混合战术,蓄势发力,为夺权做最后准备。

  1月份以来,社交网络和媒体开始传播一系列不实新闻:国防部长帕德里诺·洛佩斯辞职、驻扎在加拉加斯和马拉开波的武装部队开始起义、委内瑞拉领导人的家属纷纷逃离委内瑞拉等,制造人们对委内瑞拉政局的恐慌,试图让国际社会认为委内瑞拉在马杜罗的领导下陷入不可治理的局面。

  瓜伊多宣布就任“临时总统”前一天,美国副总统彭斯录制了一段视频,呼吁委内瑞拉人民在1月23日进行游行,并祝福瓜伊多取得胜利。极右翼共和党参议员马可·鲁比奥则在推特上威胁马杜罗:“不要与已经表明会采取任何行动的人抗争。”西方媒体处心积虑地“绘”出马杜罗独裁者、国家者的形象,这样针对委内瑞拉的一切行动就可以打着都有人道主义的旗帜,冠冕堂皇地干涉委内瑞拉内政。

  特朗普不止一次公开表示不放弃对委内瑞拉使用武力的可能性。虽然不排除美国对委内瑞拉进行军事入侵的可能性,但是特朗普的军事选项更有可能是代理人战争。哥伦比亚和巴西是这场代理人战争的关键。哥伦比亚和巴西政府均已经在与委内瑞拉的边境地区部署军队,车闻快报:蔚来回应解散传闻 拟置入一汽解放、。这很有可能成为在美国支持下入侵委内瑞拉的力量。

  最近一年,美国国防部部长和南方司令部司令频繁访问拉美国家,有分析人士甚至认为,南方司令部已然成为美国驻拉美的一个大使馆。2018年2月,南方司令部司令库尔特•蒂德访问哥伦比亚,一度被认为攻打委内瑞拉的军令已下。2018年8月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进行了拉美之行。这一切的目的都是为委内瑞拉问题的军事干预做部署。

  拉美右翼政府与美国在委内瑞拉问题上一直保持着紧密互动和协调。阿根廷总统马克里于2016年访美时就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交换了关于委内瑞拉问题的意见。2017年10月,白宫的一份公报称,特朗普再次与马克里通话,“将共同帮助委内瑞拉人民重建民主”。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参加巴西总统博索纳罗的就职典礼时,与博索纳罗探讨了巴美如何合作来“恢复委内瑞拉、古巴和尼加拉瓜的民主治理和人权”。委内瑞拉问题在博索纳罗竞选时就成为他讨好美国的议题。在2019年1月初的美国和哥伦比亚联合声明中,安防监控安装方案 的设计和特点慧眼视讯监控摄!蓬佩奥和哥伦比亚总统杜克称“会共同努力在外交上孤立马杜罗政府,重建委内瑞拉民主”。

  2019年1月10日,在美国、阿根廷、巴西、智利等国的申请下,美洲国家组织常设理事会召开特别会议,以19票赞成,6票反对,8票弃权,1票缺席(古巴)通过决议,拒绝承认马杜罗新任期的合法性。事实上,自从去年5月20日的投票中马杜罗再次当选新一任总统以来,除墨西哥外,利马集团成员就拒绝承认马杜罗赢得第二任期的总统选举结果。与此同时,巴拉圭与委内瑞拉断绝外交关系。秘鲁政府则自2017年3月就已经召回驻委内瑞拉大使。今年1月,马杜罗宣誓就职之后,秘鲁外交部将驻委临时代办也召回。利马还禁止马杜罗和100名委内瑞拉政府官员入境,秘鲁的银行不得与委内瑞拉的金融机构往来。马杜罗在国际上陷入空前孤立的境地。

  奥巴马和特朗普都曾在行政命令中称,委内瑞拉对美国国家安全和对外政策构成“非同寻常的威胁”,并以此为由对委内瑞拉实施经济制裁。目前,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制裁主要是针对委内瑞拉高管的金融制裁,禁止购买委内瑞拉债券等,还未涉及石油禁运。

  根据全球金融信息巨头麦格希集团旗下普氏能源资讯1月18日的消息,在国务卿蓬佩奥和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的强烈要求下,白宫正紧锣密鼓地研究对委内瑞拉实施石油禁运的方案。目前美国自委内瑞拉进口石油仍处于高位。2018年10月,美国向委内瑞拉平均每日进口原油505870桶。美国一些炼油厂,如PBF Energy和瓦莱罗能源的设施是专门为精炼委内如拉重油而建。一旦实施禁运,这些炼油厂的业务将受到巨大影响。根据一位分析家称,美国之所以至今未提出石油禁运,是因为不希望“加剧委内瑞拉人道主义危机”而落人口实。因此,最可能的情形是美国继续对委内瑞拉的石油服务公司以及对委内瑞拉能源领域的政府官员加大经济制裁。

  2015年12月,反对派赢得国会选举,控制了国民议会。然而,马杜罗根据宪法,召集了由政府控制的全国制宪会议,取代了国民议会,反对派控制的国民议会名存实亡。

  2017年10月,执政党在地方选举中获得的压倒性胜利,以及2018年5月马杜罗的总统大选胜利表明,委内瑞拉人民虽然不满马杜罗政府的经济表现,但是对求助国外势力来干涉国内政局的行为是深恶痛绝的。查韦斯的政治遗产依然留有余香,高举“反美”大旗的统一社会主义党依然能够在中下层人民中得到响应,从而保持控局能力。同时,反对派深度分裂,难成合力,缺乏带领委内瑞拉人民走出目前的经济和社会危机的计划,也缺乏令委内瑞拉民众信服的领导人,薄弱的民意基础导致反对派自2014年至今未能通过选举合法地走向政坛巅峰。

  军队一直是反对派和国外势力试图分裂的对象。反对派和国外势力采取了恩威并施的策略,尝试拉拢军队中层官员、利用准军事人员对军营进行突袭,但是至今未能成功造成军队严重分裂的局面。由于前总统查韦斯自身的军官身份,查韦斯派在军队中仍然存在较高威望。委国防部长帕德里诺·洛佩斯坚定表示,军队只效忠于最高指挥官马杜罗,不接受“临时总统”瓜伊多,并将挫败一切政变阴谋。武装力量对查韦斯派的绝对忠诚对于马杜罗稳定政局至关重要。

  综上所述,委内瑞拉政局已发展到无路可退的地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将持续对马杜罗政权合围施压,拉美右翼政府紧跟其后,邻国哥伦比亚、巴西与委内瑞拉发生边境武装冲突的风险加剧,委内瑞拉国内倒马势力则将重新联合起来,趁势联动,委国政局突变风险加大,和平谈判的空间缩小。任何事件都可能演化成冲突的催化剂、导火索。而这正是委内瑞拉反对派以及支持瓜伊多的国家所需要的,来为军事干预委内瑞拉政局提供合理理由。

  从短期看,马杜罗政府破局之关键或许在于如何动员人民的力量,依靠军队的忠诚,谨慎理智地化解反对派的一切挑衅,继续保持控局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