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1-6777 2727

赵启正:现在很多中国人用美国网络来表达中国

更新时间:2019-10-15

  “希拉里几次用网络外交这个词。她曾经请美国四家主要媒体吃饭,她说中国网络很发达了,要靠你们把美国的精神,向中国以及其他一些对我们相对隔离的国家传播美国的思想。”2015年4月15日《中国公共外交发展报告(2015)》(以下简称报告)发布会上,海南航空订票电话办理特价机票改签退票客服咨,原国务院新闻办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公共外交研究院、新闻学院院长赵启正告诉澎湃新闻说。

  报告的两位主编——赵启正与中国人民大学公共外交研究院副院长雷蔚真——在联合撰写的总报告《中国公共外交事业的兴起》一文中指出,“在新媒体时代,中国的公共外交工作需要更多地依靠政府之外的力量,更多地调动普通民众的自主能动性。从博客到微博、微信,不断涌现的数字社交媒体给传统公共外交的形式和战略带来了革命性的挑战。”

  他们认为,“公共外交的核心观念是最大可能地调动和发挥普通民众的参与。将公共外交工作的重心转移到尽可能广泛的普通民众中去,国家与国家的对话,文化与文化的交流,只有广大公众不断提高文明素养并深度参与其中,才能实现新媒体时代中公共外交应有的价值。”

  “需要指出的是,我们的外交部已经在‘微世界’游刃有余,但我驻外使领馆还有大量有待开拓的‘倾听’空间。”报告撰稿人、外交学院公共外交研究中心研究员陈雪飞在《讲好中国故事——外交部门的公共外交》一文中写道。

  “在脸谱(facebook)平台上输入‘中国驻韩’关键字对其进行搜索,并没有显示相关认证账号。这表明中国在这个方面无疑有一个巨大的空缺,没有与韩国民众进行直接交流、传播中国声音和传递中国讯息的有效渠道。”报告撰稿人、中国传媒大学国际传播战略与发展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刘玲在《2014年中国对韩公共外交综述》一文中写道。

  陈雪飞在前述文章中援引伯森-马斯特勒的《推外交2014》研究报告(一份研究世界领袖们对twitter使用情况的年度报告)写道,“世界上有超过一半的外交官员及其机构在推特上非常活跃,外交官们正在探索像推特这样的社交媒体平台来设计他们的数字外交战略,并依此重新界定21世纪的治国才能。”

  “对我驻外使领馆而言,借助驻在国的‘微平台’进入民众的‘微世界’是推动E外交的必要一环。”陈雪飞写道。

  报告撰稿人、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赵磊与中央党校中外人文交流基地研究助理黄景源在联合撰写的《国家意志主导下的民间外交——以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为例》一文中也有提到类似建议。他们写道中国对外友协“应该借助新媒体手段,例如微博、推特(twitter)、脸书(facebook)等一系列多元化社交媒体,与全世界热爱中国的朋友联系沟通,建立渠道让他们与最普通的中国人成为朋友,让这些中国的朋友成为向世界展示中国的窗口。”

  “外交部门在开展公共外交的时候需要更为开放的视角。”“开放是一种自信的态度,一种宏大的格局,一种能够更好地赢取人心的特质。”陈雪飞写道。

  对于政府公共外交利用国外社交媒体较为欠缺的现状,赵启正回应澎湃新闻说:“据我所知,现在有很大的改善。中国的民众,如果水平比较高,他会自动地投入网络的公共外交。”

  赵启正表示,网络外交也是公共外交的一种,他对澎湃新闻说:“中国现在有很多人士很用心地利用美国的网络来表达中国,并且据说效果是不错的。”

  对于利用推特和脸谱开展公共外交方面,SAAS是什么?目前主流的SAAS平台提供商有哪些!,赵启正说, “现在有很多咱们的主流媒体在做这件事情,媒体他们擅长。”政府部门在这方面“没有媒体内行。这个东西完全政治语言做一点没用的,你必须得民间语言。”赵启正对澎湃新闻表示。